comScoreTag
Back to CTgoodjobs.hk
FancyBox
Search Jobs
Search

【專訪】做法證會計與清盤人 「要白過白紙」
CPAA分會會長:家裏只有白恤衫 提醒要站得中正




accountant
回頭望過去,陳弘毅也像蘋果教主般,終於將前半生的點點滴滴連了綫。

澳洲會計師公會(CPAA)大中華區分會會長陳弘毅,專攻清盤與法證會計,跟金牌清盤人黎嘉恩份屬老友。他說家裏只有白恤衫,「因為每天都要提醒自己,每做一個決定,都一定要白過張白紙。」

他說自己志願多多,想做律師,又想做海洋生物學家,為了跟鬼仔公平競爭,結果選了最實用的會計系。畢業20多年,成為高院認可清盤人,擁有破產重整專項資格,算是夢想成真。多年來出入法庭,見慣好多被拖欠的工人與弱勢,仗義要幫人。

見慣被拖欠工人 仗義要幫人
如果會計是個100人的行業,陳弘毅估計,業內專項分布大概是:審計55人、稅務20人、風險管理10人、企業併購10人、專項服務5人。而他專攻的清盤與法證會計,都是業內「少數族裔」。不過,這並非他第一志願,而是許多個偶然加起來的必然而已。

「這個世界好得意,我記得喬布斯2011年在大學演講,說過一個故事。」就是人生中有很多點滴,你做過的事,你去過的地方,當時都不知有何用,但到適當時候,你就知道如何連綫。

喬布斯說的是他的收養協定書上講明養父母必定會供他讀大學;他17歲時選擇了Reed College,幾乎花光養父母的積蓄;6個月後決定休學,結果一休年半,其間學了serif與sanserif字體,學到在不同字母組合間變更字間距。一個偶然,打救了電腦的字體,Mac機從此變得不一樣。

陳弘毅的故事,則是中二移民過澳洲,想讀法律,卻苦於英語不及地頭蟲,為了與鬼仔公平競爭,加上自覺有責任幫手搞家族棉織品生意,選了講數字不講英語的會計。可惜等他90年代初讀完會計,房地產已爆破數載,昆士蘭省失業率衝破雙位數,身為少數族裔兼外地人,他心想就算First Hon也進不了四大,又不甘被困唐人街管帳,於是邊戴四方帽,邊籌備返港,在中環一間細行做見習生,「我還記得當時5,000元一個月,剛夠錢買兩套西裝。第一份工,第一次吃免費午餐,就是替明珠興業到灣仔某酒店做審計。」

清盤要受得壓力 緊張過做戲
不過,新鮮感很快耗盡,審計他嫌重複,接棒家族生意他又呻悶。誰知他的商業加會計背景,被老闆看中,想培養他做清盤人。「當時盛行信用證(LC)詐騙,偏偏律師樓無人識得LC為何物,TR(信託收據)額怎運作。」14歲起就與西非貿易商打交道的他,就此得到入行通行證。

回頭望過去,陳弘毅也像蘋果教主般,終於將前半生的點點滴滴連了綫。

外間看清盤人,工作充滿戲劇張力,陳弘毅剖白:「實則也要受得壓力,站得中正。因為枱面得一件餅,明明不夠分,但個個持份者都想切大件些,作為持刀的中間人,你要落刀中正,也要頂得住其他人的影響。」以下是3個真實案例。

個案一:茶記結業,兩周計好千份糧。2011年12月中,陳弘毅接到法庭委任狀,要替一間茶餐廳集團當臨時清盤人,「我要在過年前發薪。600個全職400個兼職,每人出幾多糧及公積金,不可以計錯1蚊,誰放年假、無薪假、病假、誰曾OT要加班費,煩瑣複雜,計少了有人投訴,計多了對債權人及股東不公平。年近歲晚,勞工處幾乎想馬上開熱綫疏導。我說:「且慢,股東打交啫,只要給時間我將物業變錢就行。結果計掂第一張支票就接近1千萬!雖然團隊成15人,但最終簽名的是我,任何人出錯都是我孭。」

個案二:靈格風執笠,學生被追卡數。2009年1月16日,在港開業48年的靈格風申請清盤,陳弘毅說幾百個學生湧去找議員,明明已經無得上堂,仍要我供款,點解呢?原來靈格風將合同9折賣了給財務公司AEON。「我叫AEON追我,它不肯。它好聰明呀,點解要追一間已破了產的公司呢?最慘是自學課程的書本與錄音,明明是公司資產,可以賣錢,但礙於版權,倫敦總部限令我們銷毀。」雖然他扭盡蹺想由石頭榨出錢來,但奈何每度一招都被落閘,法不容情。

與地產商開會 「袋錢落我袋」
個案三:工業「恐龍」結束,地產商接手。OMC Asia千禧年在香港結束,是陳弘毅最難忘的一幕,他說這是港英年代製造的工業「恐龍」,能在寸金尺土的香港做船尾機廠,只因70年代獲平價地。「當時我拎住個大聲公企高大嗌,美國出現咩問題,現安排兩架大巴,載員工從青衣出葵涌勞工處登記,我們會幫你對埋僱傭合同,盡快幫你申請破欠基金!」嗌到面紅耳赤,一落地,有婆婆捉住陳弘毅隻手問:「陳生,咩事呀?呢個月尾有無糧出呀?過年了,我們要安排錢返大陸呀。」後生仔頓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如何由一間資不抵債的公司,變成人人拎足錢?關鍵就在廠房塊地,無疑很值錢,但公司一倒,政府必收地。就在這關口,要跟新世界講數,洋上司臨時「甩底」,陳弘毅一人頂上,獨戰地產大哥大,豈料對方婉轉「袋錢落他袋」,教路將物業控制權及擁有權同時轉讓。千鈞一髮,危機變商機,陳弘毅認為幾辛苦都值得,「試想,做審計哪來這麼多新知識,做稅務哪來政府以外的對手?」
撰文: 梁穎勤

(原文刊於HKET

上載日期︰2015年12月11日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We use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Please read and confirm your agreement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 before continue to browse our website.

Read and Agr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