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Back to CTgoodjobs.hk
FancyBox
Search Jobs
Search

居港比利時一族 美食創業攻港




Stijn
選擇以西式湯為主打,除了是Stijn對家常湯水的感情,也是他的市場策略。

自從歐債危機之後,歐洲經濟一沉不起,歐元由昔日最高一歐元兌近15.5港元,持續貶值至近日兌8.5港元,近月又遇上難民潮危機,導致不少人對當地經濟感灰心。其實這股低迷的氣氛,已令部分人決定出走發掘新機會。翻查本港入境處數據,申請工作簽證的歐洲人數,在過去6年一直上升,當中不乏來港創業人士。

位處德國、法國和荷蘭三大國之間的歐洲小國比利時,人口只有1,100多萬人,香港人對該國的認識,大都圍繞朱古力和啤酒,來港創業的比利時人,不少是開展與食有關的事業,相比英國和法國,比利時人過往較少與香港,甚至是亞洲往來,難得他們說得坦白,離開比利時來港,與歐洲經濟死氣沉沉有直接關係,亦不利有意創業的年輕人。

中國人傳統愛飲老火湯,原來比利時人都喜歡飲湯,家中灶頭少不了一煲暖胃菜湯,隨時隨地可以舀一碗,撿塊麵包,寒天之下更夠滋味,來自比利時的Stijn也不知道這從小的習慣從何而來,「或者是歐洲偏北部的地方天氣比較凍吧!」

覷準優質外賣市場
5年多前來到香港工作,想飲一碗家常西湯,結果不是紅湯就是白湯,多個選擇都沒有,現31歲的Stijn兩年多前在灣仔利東街附近,開設一間「小湯館」,以比利時方言「Tallore」為名,意指湯碗,「5年前來香港工作,公司就在附近,我和其他打工仔一樣,每日趕住食午餐,食的都是不健康的食物,所以我見到有健康外賣午餐的市場。」Stijn一直想做生意,在比利時曾經買賣度假屋,後來因歐洲經濟轉差而倒閉,遠道往四川讀MBA,再來香港打工,靜待創業機會,但飲食業從來不在他的考慮之列,「但當你住在一個城市,你便見到當中的需要。」

開設Tallore可說是一個偶然,2013年底的某一日,Stijn路過現在的舖位,原來的日本餐廳正要遷出,他向地產代理查問,數天後簽下5年租約,沒有店名,沒有店Logo,沒有想過店內設計,只做過簡單預算,「我不是急於開舖,來香港時也沒有想過開店,但有時候做事就是要那一點推力。」Stijn辭去工作後,全身投入鑽研菜單和廚藝,「我唯一會造的只有湯。」他的湯每天以蔬菜和香草煮成,純「住家湯」口味,共有4至5款,堅持不用忌廉、味精等不健康的調味,「不過為客人口味,有時有一款湯會用上芝士」,另有各類型沙律、主食和麵包類配搭,價格由38元至88元不等。

在港創業必須計數
小小的店面只有400多呎,租金大約5萬元,是比利時的5倍,更要顧及香港的法例、找供應商等他不熟悉的瑣碎事,但他說不可能在比利時開同樣的店舖,「文化上,很多歐洲人不喜歡在外食飯,屋企比香港大很多,可以在家煮食,加上現在的歐洲經濟一潭死水,更多人不願意出外食飯。」他說香港的餐廳特別多,正因為香港的居住環境細小、密度高,香港人亦喜歡出外食飯、試新事物。

選擇以西式湯為主打,除了是Stijn對家常湯水的感情,也是他的市場策略,「如果我沒有龐大資金,我必須做到獨特,我想成為別人找這種產品的唯一地方,亦可因此得到不少傳媒報道,為我節省一筆宣傳費。」但記者告訴他,香港人只有三分鐘熱度,不怕熱潮過後無以為繼嗎?「我不是要做一個熱潮,好似早前的蜂巢雪糕,我想之後可以維持穩定,現在我很多客人每日都來,或者一星期來3、4日的。」

擁有經濟學位的Stijn認為,在香港做飲食要成功,不需要有相關背景,更重要是財務背景,「因為租金很高,開業之前你必須計掂數,最終每個月尾,你都要面對交租、交貨款、出糧等。」小店開業至今兩年,Stijn說早於首半年後已達收支平衡,現在每月的收入已頗為可觀。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432期

上載日期︰2016年3月3日


讚好 CTgoodjobs 專頁,獲取更多求職資訊!

Page
of 69
Page
of 62